不要封锁我的博客。

http://diergeboke.wordpress.com/2011/05/20/hello-world/

Posted in 别的 | Leave a comment

好学生的标准。

我觉得我们的写作老师觉得我的班的学生不怎么好,每个星期写一样的错字。所以上个星期五,她让我们先改好上个星期的文字,然后开始是一个新的文字。那个星期的题目是“好学生的题目”,看到那个题目的时候我差点儿开笑了。可是我明白老师的想法,很多同学好像不关心学习。

这是我的原文。

 

这也是一个比较难的题目,因为每个学生可能有自己的学法。不管难,还是很有意思的题目。希望这个题目让我和同学们想一下。
我觉得好学生的标准跟好人的差不多一样。我们都应该尽可能地使世界的情况更加美好。这肯定包括很多事情。比如说包括不光关心自己的情况,而且关心别的人的情况。
所以一个好学生的标准应该明白为什么她学习,是因为她想用她的学习的尽可能地使世界的情况更加美好。这也包括她应该发展一个自己的好学法,如果有老师的话,也应该帮助老师发展最好的教法。可能这个在中国很难,因为在中国的大学考评很少。很重要也是尽可能地让老师感觉动机。如果老师感觉同学们关心她的教育,她肯定尽量地教育。这可能包括不迟到了,听老师说的话,做作业或者促动为什么不要做作业,比如说学生有一个自己更好的学法的话。
我觉得基本上,学生和人家的问题是我们别想,别考虑,就关心我们自己的念头。

Posted in 我的作业。 | 2 Comments

口语作业。。。

下周一的话题是:”一次坐飞机的经历“。

我去中国的航班

去年八月二十四号,我从瑞典到中国坐了飞机。那个航班对我有比较特别的感情。先我的家人在机场送我。没问题通过检查,登机以后我很快找到了我的座位。在我的旁边有一个中国的男士,一坐下,他就开始说话。那个时候我一句汉语也不会说,当然一点儿汉语也没听懂。我不知道他说普通话,其实,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中国人,所以, 我说,Can you speak English? 可能有点儿笨,如果他会说英语的话,他当然对我说英语。他很快变得越来越大声的,可能他生我的气。他指了向一个别的地方。但是我没看到什么特别的,所以我不明白了。不管他说什么,我都不明白了,也不管我说什么,他也都不明白了。我让他看我的飞机票,没关系,他还是就指向那个地方。我想一想,他一直继续说话,四五分钟以后我才明白了:“他可能有一个朋友在这个航班,可是他们的座位不是旁边的”。明白了以后我跟一个小女孩子换座位,我猜想她是那个男士的孙女。为什么他那么大声的?毕竟,他是一个老中国人。

我新的邻座姓张,他也是中国人,可是他会说一点点英语,所以我们开始聊天,让他看我的拼音书。他告诉我他儿子在瑞典学习,事实上,他的儿子在我自己瑞典的大学学习。他告诉我自己是在一个上海的大学工作。到了北京以后他也帮助我很多,找到我的行李,查出怎么用机场的无线网络什么的。因为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地道的中国人,那个时候我觉得,如果大多的中国人跟他一样,我非常喜欢中国。

张先生在北京飞机场。

Posted in 我的作业。 | 11 Comments

我的关于创意和发展的讲。

因为我们的口语老师觉得我和我的同学们汉语说得太不好了,她和我的班主任马老师决定了,每个人得准备一个讲。什么话题都可以,可以自己选择。因为我很喜欢创意,发展和新的想法,我干脆决定了这是我的话题。当然有点儿难,可能很多同学们听不懂,所以,有的时候我重复,因为他们好象不明白。

你们觉得怎么样?好不好?

Posted in 教室里 | 6 Comments

C水平口语考试

这是我的小组的口语考试。当然,我有的时候忘了什么说,有的时候说错了。看一看,听一听!

(不所有的东西是真的=)

你们听得懂听不懂?

Posted in 教室里 | 10 Comments

下个星期有五六门考试。

考试单

还有一个小组的口语考试,明天就是。

所以:

星期一:小组的口语考试

星期三:一个人的口语考和写作考试

星期四:听力和泛读考试

星期五:精读考试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写作3 《一件让我难过的事情》

《一件让我难过的事情》

上个星期五,我到在家里的时候,在上网时看到在日本刚才发生了一个地震。这是一个特别的地震,说不定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地震。那个地震以后还来了一个海啸。那个海啸也很复杂。虽然我觉得日本的社会在这方面的预先预备工作很充分,那些天灾还是给他们带来很多问题。可能一万多人去向不明,现在他们说三万多人死了。我觉得日本在这方面的预先准备工作很充分。

除了很多人死了以外还有别的复杂的事情。因为他们的核电站不太完善,它们现在有问题。仙台的核电站的核反应堆都熔毁了 (所以很多人害怕那个情况)。

我的室友熊谷洋平的家人住在都住在东京,可是他们没有那么大问题。只因为那天晚上他们的交通有问题,他们不能回家。洋平告诉他们:“如果你们需要逃难,你们可以来上海我们的公寓“。可是说不用。说不定他们中国比日本的情况让人害怕一点儿。

我还比知道什么是最后的结果。希望他们越来越好!

/应斯文

 

洋平的非常喜欢的仙人掌。在洋平在东京的房间。

 

地震以后,洋平在东京的房间。

日本的情况?

 

Posted in 我的作业。 | 5 Comments

写作2 - 我的上海的生活

《我的上海的生活》

我去年八月来上海,那个时候我住在浦东的一套公寓里。我喜欢那套公寓,可是不太喜欢我的同屋。他有一个可爱的女朋友,可是有的时候跟别的女孩子在卧室里见面。然后说:”斯文,你不要告诉我的女朋友“。我很生他的气。我还觉得浦东离复旦大学太远了,所以我决定搬到五角场。复旦大学的北欧中心帮助我找到了一套新的公寓。那个时候我同学熊谷洋平跟他的房东有了问题,所以他搬到我的公寓了。搬到五角场以后我的生活很舒服。每天去复旦大学下课以后回家或者去复旦大学的图书馆学习汉语。在家的时候我一边学习,一边网上,跟很多朋友交流。

我非常喜欢中餐,所以吃饭没问题。可是中国的宣传部比较麻烦,因为他们不喜欢”twitter“和”facebook”什么的。

可是我非常高兴我能在中国学习汉语。

/应斯文

原本

 

 

Posted in 我的作业。 | 18 Comments

写作 1

你们好,开始C水平的班,我们每个星期五在上写作的课,写一段文字。石老师决定出一个题目,然后我们得写不低于250个汉字,写完以后就是周末,因为写作的是周最后的课。下周她告诉我们哪些是我们写的错别字并给我们改 正。我每次错得比较多,不过还没有写好了,所以,我想先写好这些,然后可能开始明白怎么应该写。

 

《自我介绍》

我叫应斯文,我是一个二十四岁的瑞典人。来上海以前我学习了四年化学工程,所以我还没有写毕业论文。“学完”(可是我觉得我永远不可能学完中文)以后我想在上海写论文,可能在一个瑞典的公司工作。

在上海开始的两个月,我住在浦东,可是那儿离复旦大学比较远,于是我搬到了五角场。我跟我原来的同学熊谷洋平一起住。他是一个二十八岁的日本人。我们都喜欢去旅行,所以放假的时候,我们一起去了一些有名的中国的城市。比如南京,北京,大连,沈阳,丹东,哈尔滨等。我们还参观了很多有名的地方,比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,九一八历史博物馆,毛主席纪念堂什么的。

我很喜欢看新闻,上网,看书,学习汉语,写博客等。在网上我非常喜欢”推特“,在那里可以跟很多中国人交流,因为他们知道很多中国的东西和中国人的习惯,非常随便就问他们。我觉得”推特“对我的中文的进步有好处!

在瑞典我有三个家人,我妈妈,我爸爸和我哥哥。我哥哥比我大两岁,他也在学习,可是他学习摄影新闻学。他学完以后他要成为摄影人,可能会在一家报社工作。

/应斯文。

 

原文

 

Posted in 我的作业。 | 11 Comments

山西教学旅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