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在上海

新的头发。

哈哈,现在我看起来一个美国电影的军人。你们一起决定了我应该理发,所以今天早上就去了一趟美发店。 因为一个推特朋友建议我剪一个“毛寸”我让发型师看这张照片: 发型师说“没问题”。 可是我觉得他剪得不太一样,也许有点儿短,而且先右侧的长度比左侧也不太一样,所以我说“右侧,左侧不太一样;这里[指着右侧]可以剪短一点?”然后他继续剪左侧。哈哈哈! 结果:

Posted in 在上海 | 11 Comments

我应该理发吗?

每次差不多都一样,很难决定我应该不应该理发。我长的和短的头发都喜欢,都有自己的好处。所以我干脆问你们,我应该理发吗? 你选好以后打两次“Submit survey”。

Posted in 别的, 在上海 | 8 Comments

生日快乐!复旦大学的生日!

后天上午,我的班主任马老师告诉我们5月27号是复旦大学的生日,所以下午没有上课,但是我们周五只有下午课,所以昨天没有课!不过,我听说早上七点是一个生日典礼,所以,我去了那个典礼。 比较有意思吧!可是大多的我听不懂。另外他们有点儿升旗砸了,可是没有补办。说不定很难举国旗。

Posted in 在上海 | 6 Comments

新学习又开始了。

朋友们您好! 我一定有非常多挺有意思的东西能告诉你们。我和熊谷洋平参观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地方,差点儿不能回上海来。我们先得了回北京去,那里花一天(我毛泽东看到了四次)然后坐一条二十三小时的列车到上海。我可能应该显示一些照片,可是我现在有点儿累,所以别的时候显示照片。回上海来以后我在我的瑞典语的博客写了一遍日志,要了很多时间,可是那里也没有照片,因为中国的上网太慢了,上传照片特别慢。 还有,今天我跟我的新的班见面了,除了我没有A/B4班学生。或者。。。在班列表上有一个,金沼瑛,可是她今天没上课了,他可能没要去C水平。不过我认识丽可的室友爱玲,她是我新的同学。也有俩别的瑞典人!一共四个瑞典人,我告诉一位在复旦大学有一些学习瑞典语的学生,你应该找一找一个语言伙伴。 我新的老师也好像很好,可能跟毛老师和黄老师差不多好!:-) 今天跟马老师(她是住班老师(?),跟毛老师的责任一样的,也负责精读课)和金老师(负责口语课)见了面。 明天我们再一遍有精读课,也有泛读课,可能最难的课。 下面是我新的班列表和课程表。

Posted in 在上海 | 2 Comments

在北欧中心庆祝圣卢西亚。

昨天在北欧中心我们庆祝圣卢西亚。一些瑞典语学习的人唱歌唱得很好听。他们瑞典的歌,我很印象. 唱歌以后我告诉卢西亚很好听。 告诉毛老师的时候“在瑞典泸溪呀总是是学校的最漂亮的女子“,他告诉我”在中国我们说‘校花“, 所以,那个女子可能是她的学校的校花。 我跟很多很意思的人聊了天。跟瑞典的总领事,事实上他记得我点点。 庆祝完以后我跟一些朋友吃晚饭。

Posted in 在上海 | 7 Comments

瑞典的十二月。

我觉得十二月比别的月不一样的。我觉得十二月是特别的。我们有传统很多,最多瑞典人喜欢最多传统。比如说很多,我想告诉你有的传统。 在电视上SVT(瑞典电视台)每的十二月广播一个“Julkalender“,我不肯定怎么翻译“Julkalender”,可是那是一个电视系列.那个电视系列有二十四电视节,从以1日12月到24日12月,他们每天广播一个电视节。我们也有一个纸-julkalender,那个有24舱盖. 13日12月我们庆祝Lucia,那个天,好唱得人唱在一个合唱上。在复旦大学的北欧中心他们也庆祝Lucia,我的朋友胡佳竹告诉我“在13,the Lucia’s Day ,15:30-17:00,将会在北欧中心举行活动”,你们都可以跟我一起去。在瑞典的学校每的年学校的最好看的女子是Lucia. 我们也喝Glögg和圣诞葡萄汁,两个甜甜的饮料.昨天我去了宜家买都Glögg圣诞葡萄汁,也买了姜饼. 正在,我没有及,所以,下面有照片从瑞典。

Posted in 在上海, 在瑞典 | 2 Comments

我的新的语言朋友.

昨天我跟我的三个语言朋友见面。他们在复旦大学学习瑞典语,因为我学习汉语互相见面对我的瑞典语/汉语进步有好处。昨天我说了一点中文,他们告诉我“你的中文进步很快!”,可是我觉得我的中文进步不太快。 他们的名字是胡佳竹,郑文欣 和陈冰清,他们都是一大学生。陈冰清学习工程学,跟我差不多(可是我学习化学工程学)。胡佳竹和郑文欣的专业是英语,所以他们的英语非常好,也很流利。(陈冰清也非常好)。可是,事实上,他们还是不要说瑞典语。我觉得我们都应该练习更多互相的语。陈冰清有很多很有意思的问题,可是我不能回话说中文,所以我们说了英语。有的时候我觉得他们知道很多,有的时候我觉得他们应该知道更多。郑文欣知道很多很有意思的东西,有的时候我是一点惊喜.两个小时左右以后,陈冰清得了出去,所以他没有在我的照片里。我,胡佳竹和郑文欣聊还两个小时左右。 回家的时候我报名在人人上。如果你用人人,你可以找到了我,可是我不可以叫“应斯文”在人人,不知道为什么(他们告诉我“输入真实姓名,方便朋友查找 如果系统误判你的姓名,请换个名字先注册,注册后可申请改名”,所以,在人人我叫“英斯文”。奇怪,也不可以叫“Sven Englund”,我的瑞典的名字。 今天我有汉字课,上课的时候李老师说了“我看了你的博客”,我没有告诉他我的博客,所以我惊喜,然后她说“毛老师告诉我。我问了她”你觉得我的博客怎么样?“她说了”很好,很好!“以后我很高兴。可是在汉字课上,我的汉字特别糟糕,我应该努力学习。

Posted in 在上海, 教室里 | 16 Comments

怎么办?

在家我和熊谷洋平(我的同屋)有很多瓶,怎么办? 今天我很累,不知道为什么。下课的时候,我和有的同学们学校的外面跟互相聊了1,5个小时左右。回家的时候我休息了45分。我没有写“毛老师的课”日志. 我也没有努力学了你的日志,可是明天,我要。明天我也要跟我的新的“语朋友们”见面。他们是中国人和学习瑞典语。正在:睡觉!晚安! 还一个东西,今天在福乐球世界杯上,瑞典对澳大利亚赢了,39-1,那是世界杯纪录。

Posted in 在上海 | 4 Comments

一个约会 (或者“一次约会”?)和我的命名日。

你好! 今天是星期日,在瑞典也是我的命名日。你不知道什么意思? 请看一下儿这里(維基百科)。有的瑞典人祝我命名日快乐。 还有, 来上海以前我常常用twitter. 可是有的时候上海的网上比瑞典慢。也因为我需要一个虛擬私人網路更慢。在twitter有很多人,也很多非常有意思得人,所以我祝我可以在twitter在中国找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人。事实上,现在我已经找到了。一个有意思的人是@ailes_grise.她是一个复旦大学的记者学生。上个星期五我们在星巴克见面。我们两个小时左右聊天了。我觉得她的脑子可能是创意和有一些很好的注意。因为她的英语不太好,也我的汉语糟糕,有的时候我们听不懂。还有,我的问题很多:“为什么中国。。。?为什么。。。?什么。。。?什么。。。?为什么中国。。。?你觉得什么? 然后我去了上课,郭老师的上课。然后我去复旦大学的图书馆。在图书馆里很冷。我学的下个星期一的课。那节课里是“当”,所以我在twitter写的:“同学当然当学同”,我觉得语法不对,可是一个回文。然后@corallibra写的“海南自来水来自南海”,然后我写的“是看好看是”,可是@corallibra告诉我没有意义. 所以我写的“看好看”和他写的”看好也好看“。回文很有意思。 星期六我有事儿,因为我去年~工作在一个乌普萨拉学生会。这个东西是最后的东西。我很高兴。 祝你周快乐!

Posted in 在上海 | 13 Comments

在星期四我打福乐球。

在瑞典很多人打福乐球,我也常常打福乐球。来上海以前我想,我到了上海也要打福乐球。所以,我到网上找“上海福乐球”,然后我找到了一个网页。看看 http://www.shanghaifloorball.com/ 我觉得在上海打福乐球比瑞典贵。可是打福乐球或者运动对我的身体有好处。每的星期四我们打两个小时,然后我们一起去附近的一个饭店吃午饭。那儿最多是瑞典人,还有一些芬兰人,也有德国人,加拿大人,新加坡人,丹麦人和中国人。 每次福乐球世界杯上,瑞典几乎总是赢,只一次输给芬兰。我觉得中国没有福乐球队,所以,中国不可能赢得福乐球世界杯。 更最:毛老师的更正。

Posted in 在上海 | 8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