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贵州旅行并补课。

昨天晚上我和洋平回上海来。今天我有课,可是我睡过头并有点儿累。我想告诉你们关于我们的旅行,多亏这个星期的口语课的课文,我知道一些有用的词。因为我上个六和今天都没来口语课我想这里“补课”,说不定你们觉得有的词有点儿尴尬,可是这就是课本的新词和说关于我的肚子的情况的时候有用的词。那是一个去看病的课文。

洋平预订了一个比较早去贵阳的航班,我们一坐下他就睡觉了。到达贵阳飞机场的时候洋平的朋友接我们。她叫周宗燕,他到今年二月在上海工作,然后回贵州。我们一起到遵义坐公共汽车。

洋平睡觉。

在周宗燕的家里,不光她住的,而且她的妈妈,爸爸,弟弟,弟媳和他们的今年出生的儿子和奶奶。他们不光请我们吃很好吃的饭,而且让我们睡在很舒服的床上。

周宗燕和熊谷洋平

周红娇和周文杰

奶奶和洋平

第一天我们逛遵义的街,吃得很多贵州的特色菜。看到一个大的红军纪念碑,最后我们回他们的家,他们教我们大麻将。

逛街。

红军纪念碑。

第二天我们跟两个周宗燕的朋友见面。他们教陈石和丹利,我们一起参观了一个共产党/红军的博物馆。然后我们去了“红军街”(好象他们喜欢红军),那里我们还常常很多贵州特色食品。大多数的我很喜欢,可是有一个菜我觉得对我的身体没有好处。他们请我们吃“BT辣鸡翅”,那个时候我不知道“BT”什么意思。他们告诉我们,”BT”意思“变态”,洋平告诉我英语说”abnormal”。在我的嘴里感觉火,我的眼睛掉泪,然后我有一些肚子疼。但是,我吃完了。

这是一件很有意思事情:中国“历史”的博物馆总是怪日本关于“军国主义”,我觉得中国的博物馆自己非常喜欢一样的事情,可是二大战以后,日本结束军国主义,中国的博物馆还没有。

"Eiectrlc" 英语怎么说?=)

晚下午我们拜访单利父母的家,他们请我们吃一些甜果和自己做的特色菜。丹利的妈妈是一个中文老师,所以,她的普通话很清楚另外她告诉我们很多关于贵州的事情。回周宗燕的家,一个朋友给她打电话,温她要不要跟我们去酒吧。洋平很喜欢去酒吧,我不太喜欢,可是那个时候我决定做一个例外。

在丹利的父母的家

第三天,我们去了农村。可是我们做汽车的时候,我的身体成为不舒服,比较恶心,一点儿食欲也没有。那个农村的地方我们发现了很有意思,因为我们以前就参观城市,还是从火车看到农村。我们一起做了水饺,去散步逛农村,然后我的身体情况更不好,所以他们让我睡觉一会儿。周宗燕温我要不有去看病,可是我说没用,就是太少睡眠和太辣的菜吃的。现在我“知道”一些有意义的事情:我在也不吃“BT辣鸡翅”,去酒吧可能有意思,可是那么晚的时候就是奇怪。=) 可是我也可以慢慢跟那么辣的菜习惯,最好如果习惯了就好了。

做水饺。

农工人

农村

我们一回遵义我就在路边上吐,很多。然后他们让我回她家睡觉。他们去了一个咖啡馆。

从那个时候到我们回来上海,我的大便情况比较有意思。第四天我和洋坪去了贵州,可是我就留在宾馆,需要了一个很近的洗手间。

第五天,我们参观了黔灵公园,那里很漂亮,可是动物的情况糟糕的,在瑞典他们总是关心动物,这里没有人关心动物的身体。

他们在世还是去世的?

我觉得我和大多数的瑞典人哀悯他们。

啊,明白。

。。。可是好象有的中国人看不清楚。=)

贵阳式Disneyland?

终于我们回来上海,今天我睡过头。晚上一个老师给我打了电话,说我没来教学旅行说明会,我怎么能知道?没有人告诉我吧!可是好象没问题,明天可以补办。

最后:我很高兴周宗燕和她的家人让我们来他们家,让我们看农村,让我们看遵义!我很感谢!谢谢你们!很高兴认识你们!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在中国旅行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5 Responses to 去贵州旅行并补课。

  1. Sharon says:

    那你现在学会了打麻将吗?

  2. 郑文欣 says:

    你居然会打麻将!!!!

  3. Lindsay says:

    我们那里没有麻将~~~其实我也打的不好,一直输!!!T^T
    其实很多动物园里的动物情况都很不好。。。有的都饿死了。。。好可怜~~~

Leave a Reply to Sven Englund Cancel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