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April 2011

我的关于创意和发展的讲。

因为我们的口语老师觉得我和我的同学们汉语说得太不好了,她和我的班主任马老师决定了,每个人得准备一个讲。什么话题都可以,可以自己选择。因为我很喜欢创意,发展和新的想法,我干脆决定了这是我的话题。当然有点儿难,可能很多同学们听不懂,所以,有的时候我重复,因为他们好象不明白。 你们觉得怎么样?好不好?

Posted in 教室里 | 6 Comments

C水平口语考试

这是我的小组的口语考试。当然,我有的时候忘了什么说,有的时候说错了。看一看,听一听! (不所有的东西是真的=) 你们听得懂听不懂?

Posted in 教室里 | 10 Comments

下个星期有五六门考试。

还有一个小组的口语考试,明天就是。 所以: 星期一:小组的口语考试 星期三:一个人的口语考和写作考试 星期四:听力和泛读考试 星期五:精读考试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写作3 《一件让我难过的事情》

《一件让我难过的事情》 上个星期五,我到在家里的时候,在上网时看到在日本刚才发生了一个地震。这是一个特别的地震,说不定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地震。那个地震以后还来了一个海啸。那个海啸也很复杂。虽然我觉得日本的社会在这方面的预先预备工作很充分,那些天灾还是给他们带来很多问题。可能一万多人去向不明,现在他们说三万多人死了。我觉得日本在这方面的预先准备工作很充分。 除了很多人死了以外还有别的复杂的事情。因为他们的核电站不太完善,它们现在有问题。仙台的核电站的核反应堆都熔毁了 (所以很多人害怕那个情况)。 我的室友熊谷洋平的家人住在都住在东京,可是他们没有那么大问题。只因为那天晚上他们的交通有问题,他们不能回家。洋平告诉他们:“如果你们需要逃难,你们可以来上海我们的公寓“。可是说不用。说不定他们中国比日本的情况让人害怕一点儿。 我还比知道什么是最后的结果。希望他们越来越好! /应斯文      

Posted in 我的作业。 | 5 Comments

写作2 - 我的上海的生活

《我的上海的生活》 我去年八月来上海,那个时候我住在浦东的一套公寓里。我喜欢那套公寓,可是不太喜欢我的同屋。他有一个可爱的女朋友,可是有的时候跟别的女孩子在卧室里见面。然后说:”斯文,你不要告诉我的女朋友“。我很生他的气。我还觉得浦东离复旦大学太远了,所以我决定搬到五角场。复旦大学的北欧中心帮助我找到了一套新的公寓。那个时候我同学熊谷洋平跟他的房东有了问题,所以他搬到我的公寓了。搬到五角场以后我的生活很舒服。每天去复旦大学下课以后回家或者去复旦大学的图书馆学习汉语。在家的时候我一边学习,一边网上,跟很多朋友交流。 我非常喜欢中餐,所以吃饭没问题。可是中国的宣传部比较麻烦,因为他们不喜欢”twitter“和”facebook”什么的。 可是我非常高兴我能在中国学习汉语。 /应斯文    

Posted in 我的作业。 | 18 Comments

写作 1

你们好,开始C水平的班,我们每个星期五在上写作的课,写一段文字。石老师决定出一个题目,然后我们得写不低于250个汉字,写完以后就是周末,因为写作的是周最后的课。下周她告诉我们哪些是我们写的错别字并给我们改 正。我每次错得比较多,不过还没有写好了,所以,我想先写好这些,然后可能开始明白怎么应该写。   《自我介绍》 我叫应斯文,我是一个二十四岁的瑞典人。来上海以前我学习了四年化学工程,所以我还没有写毕业论文。“学完”(可是我觉得我永远不可能学完中文)以后我想在上海写论文,可能在一个瑞典的公司工作。 在上海开始的两个月,我住在浦东,可是那儿离复旦大学比较远,于是我搬到了五角场。我跟我原来的同学熊谷洋平一起住。他是一个二十八岁的日本人。我们都喜欢去旅行,所以放假的时候,我们一起去了一些有名的中国的城市。比如南京,北京,大连,沈阳,丹东,哈尔滨等。我们还参观了很多有名的地方,比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,九一八历史博物馆,毛主席纪念堂什么的。 我很喜欢看新闻,上网,看书,学习汉语,写博客等。在网上我非常喜欢”推特“,在那里可以跟很多中国人交流,因为他们知道很多中国的东西和中国人的习惯,非常随便就问他们。我觉得”推特“对我的中文的进步有好处! 在瑞典我有三个家人,我妈妈,我爸爸和我哥哥。我哥哥比我大两岁,他也在学习,可是他学习摄影新闻学。他学完以后他要成为摄影人,可能会在一家报社工作。 /应斯文。    

Posted in 我的作业。 | 11 Comments

山西教学旅游。

大家你们好! 我想告诉你们一下关于下个星期的山西旅游。差不多一个半月以前我的班主任告诉我们可以选六七地方其中。因为我和洋平在中国的东北旅行了的时候,想了去大同,可是缺少时间,我们选这次去山西。 因为我们两个星期以前去了贵州,我们没上三天的课,那段时间,老师们告诉同学们关于一次信息晚会。我完全不知道,所以那个晚上一位吕老是给我打了电话,问我为什么我没来。多亏她让我下一天来她的办公室,给我一些信息。她就告诉我带一件大衣,因为在五台山很冷,还带护照和学生证,终于告诉我下个星期天在光华楼外面见面。 我到上海火车站坐汽车,然后上火车。那里我跟有的别的学生认识了。有一个挪威人,他叫庄射夫,你知道,瑞典文跟挪威问,差不多一样的,所以我们对话的时候,他说挪威语,我说瑞典语。居然一个中国的学生跟我开始聊天儿,发现他非常聪明,知道很多事情很多一般的中国人不知道。我们比较晚聊天。我希望一位有他样的想法能成为中国的总统。=) 我床子的旁边的床子有一名医生学生,我们和旅游的导游一段时间还聊天了。我让她我的带来的关于瑞典书。 下个天,我们到了太原,发现天气很好!来太原以后,我们就上一辆汽车,然后去了大同。那里我们看到了九龙壁和云冈石窟,云冈石窟特别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 那个晚上有的同学们去了大同的红旗广场,我们跟他们一起玩儿一会儿,可是我们比他们没有那么厉害。 下一天,我们先去了悬空寺。这位穿黄色的大衣是我们的当地导游。我觉得所有的参观的地方很有意思,可是如果我就告诉你们一次,我节省时间,要不然我可以写那好百几次。=) 这是”Kim George”他也是导游。 然后我们去了应县木塔,你们听过吗?事实上我没听过,可是我明白了这条塔很有名。在门票的后面,他们写“它[应县木塔]与法国的艾菲铁塔,意大利的比萨斜塔并称为“世界三大奇塔”。如果这是真的的话,这条塔好象特别。你们知道这是不是真的? 看完以后,我们通过山路到了五台山。那里我们看到了好几个比较有名的(可是我的佛教的知识不太好,所以我从来没听过他们的名字。我看了一个寺庙的信息板,他们说这个寺庙是佛教的五个最重要的寺庙其中。 下一天我们去了平遥! 这些照片是在一个有名的地方拍的,实在不好意思,我每听到了它的名字,谁知到? 终于我们去了山西省博物馆。外面,我们拍一张合影的时候,很多孩子来看我们。好象他们特别喜欢有红的头发的挪威人。=) 那里他们也有一条应县木塔,可是不是那么高。 最后,我们回上海来!

Posted in 在中国旅行 | 1 Comment

去贵州旅行并补课。

昨天晚上我和洋平回上海来。今天我有课,可是我睡过头并有点儿累。我想告诉你们关于我们的旅行,多亏这个星期的口语课的课文,我知道一些有用的词。因为我上个六和今天都没来口语课我想这里“补课”,说不定你们觉得有的词有点儿尴尬,可是这就是课本的新词和说关于我的肚子的情况的时候有用的词。那是一个去看病的课文。 洋平预订了一个比较早去贵阳的航班,我们一坐下他就睡觉了。到达贵阳飞机场的时候洋平的朋友接我们。她叫周宗燕,他到今年二月在上海工作,然后回贵州。我们一起到遵义坐公共汽车。 在周宗燕的家里,不光她住的,而且她的妈妈,爸爸,弟弟,弟媳和他们的今年出生的儿子和奶奶。他们不光请我们吃很好吃的饭,而且让我们睡在很舒服的床上。 第一天我们逛遵义的街,吃得很多贵州的特色菜。看到一个大的红军纪念碑,最后我们回他们的家,他们教我们大麻将。 第二天我们跟两个周宗燕的朋友见面。他们教陈石和丹利,我们一起参观了一个共产党/红军的博物馆。然后我们去了“红军街”(好象他们喜欢红军),那里我们还常常很多贵州特色食品。大多数的我很喜欢,可是有一个菜我觉得对我的身体没有好处。他们请我们吃“BT辣鸡翅”,那个时候我不知道“BT”什么意思。他们告诉我们,”BT”意思“变态”,洋平告诉我英语说”abnormal”。在我的嘴里感觉火,我的眼睛掉泪,然后我有一些肚子疼。但是,我吃完了。 晚下午我们拜访单利父母的家,他们请我们吃一些甜果和自己做的特色菜。丹利的妈妈是一个中文老师,所以,她的普通话很清楚另外她告诉我们很多关于贵州的事情。回周宗燕的家,一个朋友给她打电话,温她要不要跟我们去酒吧。洋平很喜欢去酒吧,我不太喜欢,可是那个时候我决定做一个例外。 第三天,我们去了农村。可是我们做汽车的时候,我的身体成为不舒服,比较恶心,一点儿食欲也没有。那个农村的地方我们发现了很有意思,因为我们以前就参观城市,还是从火车看到农村。我们一起做了水饺,去散步逛农村,然后我的身体情况更不好,所以他们让我睡觉一会儿。周宗燕温我要不有去看病,可是我说没用,就是太少睡眠和太辣的菜吃的。现在我“知道”一些有意义的事情:我在也不吃“BT辣鸡翅”,去酒吧可能有意思,可是那么晚的时候就是奇怪。=) 可是我也可以慢慢跟那么辣的菜习惯,最好如果习惯了就好了。 我们一回遵义我就在路边上吐,很多。然后他们让我回她家睡觉。他们去了一个咖啡馆。 从那个时候到我们回来上海,我的大便情况比较有意思。第四天我和洋坪去了贵州,可是我就留在宾馆,需要了一个很近的洗手间。 第五天,我们参观了黔灵公园,那里很漂亮,可是动物的情况糟糕的,在瑞典他们总是关心动物,这里没有人关心动物的身体。 终于我们回来上海,今天我睡过头。晚上一个老师给我打了电话,说我没来教学旅行说明会,我怎么能知道?没有人告诉我吧!可是好象没问题,明天可以补办。 最后:我很高兴周宗燕和她的家人让我们来他们家,让我们看农村,让我们看遵义!我很感谢!谢谢你们!很高兴认识你们!

Posted in 在中国旅行 | 5 Comments

去贵州!

你好! 上个星期二,我说我的作业很有意思,如果以后有时间,我想上传给你们看一看。可是我的影音程序不太好用,所以我担心还会有问题。 明天我要和熊谷洋平去贵州,拜访洋平的中国朋友! 再见! 还有,好象一般中国人的英语不太好。=/

Posted in 在中国旅行 | 10 Comments